第 114 章

????贺东霖每次开会都要开很久, 可这次他开会开到一半就趴在助理耳边说了几句,两个小时后, 助理在他耳边耳语几句, 他又吩咐了什么, 那之后助理出去很长时间都没进来。

????开会的人都好奇坏了,心里跟被猫挠似的,想知道贺东霖到底吩咐了什么,怎么助理回复后, 贺东霖连眼神都不一样了, 所有人都觉得这事跟苏惟惟有关。

????苏惟惟确实是漂亮的, 是那种她买一斤花生你都忍不住要多送她几捧的人,贺东霖要是栽在这种长相的女人身上也不是什么窝囊事, 只是公司不少女同事不免有些低落, 原以为贺东霖是个爱家爱老婆的人, 从不乱搞男女关系,之前送走好几个助理, 就是因为女助理对他有非分之想, 在大部分女员工心里,贺东霖跟外面那些土老板不一样, 如今连贺东霖都沦陷了, 大家不免觉得这天底下的男人都不可信。

????贺东霖这次开会开了3个小时, 等会开完, 天已经黑了,他看向腕表, 道:“今天先结束,明天继续。”

????员工们都是一愣,贺东霖是名副其实的加班狂魔,早到晚走,永远精神饱满,一年到头连个伤风感冒都没有,跟上了发条似的,员工们经常加班叫苦不迭,奈何东霖给的工资高,企业氛围也好,虽然是本土企业,企业文化却不比外企差,大家都愿意待在这。

????今天还是贺东霖第一次提前结束,大家不免松了口气,又在心里祈求苏惟惟多来几次,如此一来贺东霖心都在小蜜身上,也就没时间折磨他们了。

????贺东霖卷起外套的袖子走到办公室门口,透过百叶窗帘,他看到苏惟惟正躺在沙发上一边看杂志一边啃鸭脖子,前段时间苏惟惟无意中提起要吃鸭脖子,贺东霖在吃食上一向力所能及地满足她,只是他找了一圈,没找到什么地方有卖这种小吃的,他经常去买酱肘子的那家听他形容完,就想试试看,这不,多方打听最后做出这种配方的鸭脖子,卖得很火爆,苏惟惟也喜欢吃,方才贺东霖叫助理给她买了一份来。

????苏惟惟啃鸭脖子肯定是要配饮料的,所以他又让人送了饮料来,给她解渴。

????见她吃的嘴唇都红了,贺东霖带着不明显的笑意推开门,扑面而来的鸭脖子味让他有些纳闷,“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苏惟惟把鸭脖子递给他,“你尝尝?”

????“不了。”

????这鸭脖子实在是好吃,正因为卖家不知道鸭脖子的基本配方,做鸭脖子的过程中发挥想象力去做研发,以至于这家做的鸭脖子既有前世的风味,又有创新,口味称得上是一绝,苏惟惟还舍不得分他呢,他不乐意吃那可太好了。

????苏惟惟继续啃鸭脖子,不少公司同事来来往往,装得一本正经,实际上都在偷偷瞄她。

????有些人太嚣张,自己不工作,还带着公司老总也不干活,不仅如此,她竟然还在洁癖患者贺总的办公室吃口味很重的东西,这小蜜嚣张的不像话!同事们把情报传出去,公司难免又一轮起来,都说贺总对这小蜜是真宠,左手鸭脖右手饮料,考虑的十分周到,一个在女人啃鸭脖子时,还能用柔情似水的目光注视她的男人,对她一定是真爱了。

????不少女同志心里不舒服,觉得贺总真是看走眼了,这女人除了漂亮点哪有别的优点?难道贺总也跟其他男人一样看脸?

????这些议论苏惟惟是不知道的,眼下苏惟惟啃了一包鸭脖子,才忽而问:

????“你刚才说什么?”

????贺东霖郁闷了,所以他刚才说了一堆她一直在走神?他拿开她的鸭脖子,差点就要问她他重要还是鸭脖子重要,最后还是忍住了,“我是说钟定要给bb开个说明会,当场作画让媒体那些人闭嘴,但bb嫌烦不想应付媒体,我看你的想法。”

????苏惟惟笑笑,打脸这种事她也想过,只是后来觉得没必要,被人骂几句就要开说明会,那不是给他们脸吗?为了这种人浪费自己时间,值吗?

????“bb以后要面对很多这种事,我觉得没必要,再说你当场作画人家就不议论你了?到时候他们就要议论别的了,比如说bb会不会是第二个仲永,会不会天赋被掏空,会不会是联合炒作什么的,你能堵上别人的嘴?”

????贺东霖笑笑,给她倒了杯水,“我也是这样想。”

????苏惟惟猛地喝了口,吃辣鸭脖子就热水,嘴上更辣了,她用手扇嘴巴,“你让他放了多少辣椒?”

????“不是你要辣的?”

????“这也太辣了!”苏惟惟这才发现自己嘴唇被辣的没了知觉,贺东霖眉头轻蹙,用手给她扇风,“好点了么?”

????“他们家辣椒不要钱?”

????贺东霖只能跟哄小孩似的往她嘴里吹气,苏惟惟从来不是爱撒娇的,贺东霖也不是爱哄人的,俩人平常相处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眼下贺东霖忽而陪她做这么幼稚的事,她怎么想都觉得好笑。

????苏惟惟含笑盯着他,贺东霖被她笑得忍不住挑眉,“你确定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哪有你的眼神□□?说吧,你是不是想亲我?”

????贺东霖轻笑,“看来我还是外露了点。”如果她没吃鸭脖子,他肯定已经亲上去了。

????“所以你嫌弃我嘴唇肿?这还是真爱吗?”

????贺东霖到底亲不下去嘴,他闻不得鸭脖子味,苏惟惟见他一脸嫌弃,当即撅着嘴故意逗他,他越是不亲,她越是凑近,最后贺东霖恼了,把她抱到怀里来,警告道:“再乱蹭我们现在就回家聊。”

????苏惟惟原本就想开个玩笑,谁知道会真的惹火上身,当即唇角微勾,眼神潋滟地盯着他,贺东霖轻叹,知道她是故意的,便扯开话题,“今晚谁接bb?”

????“我让大哥送他过来了。”

????废话,再不宣誓一下主权,以后bb登基后恐怕地位不保,苏惟惟觉得她和bb就是宫斗戏里的皇后和嫡长子,看起来挺风光的,谁知道最后是什么结果,偶尔还是要来逛逛的。

????正说着,助理把bb领了进来,苏惟惟看到bb,顿时顾不上嘴疼了,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