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医

????休息了三天, 林菀觉得可以了, 又帮二哥做了针灸。然后根据需要把之前的药方调整一下, 药量增减、药草种类也有添减,大哥和二哥的药方也有所不同。

????再观察三天,两人都没有大发作, 只有两次小发作。小发作身体虽然也会抽搐,却不会昏迷失去意识, 很快就能恢复。

????林菀:“大哥也可以适当出门活动一下, 不过不要去水边等危险的地方,最好有人陪同。”

????万一发作失去意识, 遇到危险就不好。

????林父和林母很高兴,哪怕儿子们不能结婚, 但是能重新站起来走路, 能自己吃饭穿衣生活自理, 这已经非常难得。

????因为经历过太多绝望, 所以他们不贪心, 只要比从前好, 他们就开心、感恩。

????林母:“大哥跟着我去医务室, 二哥可以跟着爹去果园帮帮忙。”

????林岫笑道:“以后你们要是有东西,我能去给妹妹送。”之前林母若是有什么东西想给林菀,基本都是让周自强帮忙送的, 他觉得自己也可以。

????林菀:“好啊, 没事的时候你们就来大湾村玩,那里盖了新的卫生院, 我们也住上了砖瓦房。”

????说说话,林菀就告诉他们自己和陆正霆明天回家,她要回去开始专心给陆正霆治疗耳朵。

????这时候林三叔家妹妹跑过来喊他们,“二大娘大爷,姐姐姐夫,我娘让你们去吃饭。”

????林菀给林三叔安排了检查,前几天她给林三叔号脉,又根据病例给他制定了专门的治疗方法。除了补肾的六味地黄丸,另外她还开了药方,每天一副五天一疗程连吃五个疗程。她还教了周朝生给林三叔扎针的穴位,每天一次,五天一疗程,也是连扎五个疗程。再配合食疗,这样五个疗程以后就应该见效。

????林菀不想让三叔尴尬,就让爹和陆正霆代表她去。

????陆正霆并没有拒绝,他虽然不爱交际,但是林菀的亲戚他还是乐意帮她应付的。

????又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林菀和陆正霆去跟大队等人告辞,然后坐马车回大湾村。

????回到家里以后,休息一天,林菀就开始做给陆正霆的治疗计划。

????她需要用草药自己配药水,每天给他灌耳朵,然后针灸,用来清洗耳道,同时刺激一下萎缩的听觉神经。如此一段时间以后,再看是不是有改善,继续坚持,等来年就可以开刀做耳膜修复手术。

????能不能到做手术的程度,得看前面的治疗效果如何,急不来。

????需要的药材有虎耳草、土牛膝、紫草茸等,配合其他药物配成药水,用来滴耳朵,每天三次。就这药方,林菀也在系统的制药模式下试验了无数次,最后才拿出来给他试用的。

????一连忙了好几日,终于把药水做出来,林菀就去找陆正霆要给他试试。

????陆正霆怕她累着,“我这耳朵没用了,你不必花太多心思。”能够站起来自己走路,他已经非常满足,其他的并不多求。现在只求她一切都好,母子平安,到时候顺利生产,他自己的事儿反而并没有那么重要。

????林菀:“我是大夫,我说了算。来,歪头。”

????她让陆正霆把头侧歪在椅背上,然后给他点药水。绿色的药汁进了耳朵里,一滴两滴三滴,慢慢地滑进去。

????陆正霆先是感觉凉飕飕的,后来就有一种非常清凉还有一点点辣的感觉,慢慢的药液就顺着咽鼓管进入了口腔,尝到了又苦又辣还有些奇怪的味道。

????林菀低头看看他,笑起来,让他去漱口,然后再滴第二个。

????等都滴完了,她笑眯眯的,“好喝吗?”

????陆正霆抬眼瞅着她,“你要不要尝尝?”

????林菀赶紧躲开,“你忙吧,我回去了。”

????陆正霆一把拉住她,“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你仔细解释一下。”

????陆正霆现在的工作主要负责县卫生部宣传、出书那一块,不再负责大队事情。他编写出版的林菀那套赤脚大夫培训笔记,已经是本县以及周边几个县的赤脚大夫培训教材。后来更被地区卫生组要了去,要求丰富内容,然后再版五千册在全地区范围内推广。

????这会儿陆正霆就帮林菀整理更多笔记内容,丰富旧的培训笔记。

????他怕林菀累着,有时候都是林菀口述他来记录整理,或者让别的实习大夫记录,他再整理入册。

????林菀就坐在他旁边,回答他关于肿瘤的一些问题。这时候关于肿瘤的一些着作比较少,尤其乡下对此基本不了解,所以如果社员们得了肿瘤,一般都束手无措。

????林菀:“有些肿瘤是可以割掉的,只要早发现早治疗,是能够抑制的。如果是晚期,那……大罗金仙也无能为力了。”

????陆正霆看着她的唇,余光瞥着她的手,点点头,“媳妇儿你太了不起了。就算金大夫,也懂不了这么多。”

????所以她所谓跟着周朝生、金大夫、一些书学的医术也忒厉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都不足以形容。

????林菀看他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就嗔了他一眼,“怎么话里有话呢?”

????陆正霆立刻肃容,“并没有,我说的是实话。”他抬手摸了摸林菀的头,“累吗?我陪你回去休息一下。”

????林菀摇摇头,“什么也没干呢,累什么啊。”

????两人说些没营养的闲话,这时候外面传来说话声,有人在找林大夫。

????“林大夫在吗?”

????林菀应了一声,站起来,“谁啊?”

????会计顶头进来,“林大夫有人来找你。”

????林菀就和陆正霆出去看看,见外面停着一辆吉普车,车前站着两个身穿军装站姿笔挺的士兵。另外一个青年梳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穿着灰色的四个口袋上衣,下面同色裤子,踩着一双黑皮鞋,腕上戴着一块上海牌男士表,看起来比县革委会主任还要气派。

????林菀:“找我?请问您是哪里来的?”

????那青年立刻自我介绍,他是从省里来的,叫陈志刚。

????“林大夫,听说你能治不少病,我们有位病人需要你去看看。”

????林菀:“陈同志,病人不方便过来吗?我们乡下缺大夫,我一时半会儿走不开。”主要是她怀孕了,不方便出门,而且陆正霆也不放心她出去。

????现在林菀的名气被传播出去,不少人来找她看病,有外县的甚至还有地区的,有普通人也有干部。当然,也有不少人会摆架子,想一个电话把林菀给叫过去使唤她。对于这种情况,林菀基本都是拒绝的。想看病可以,你过来,大不了火车去县里,她可以去县医院。要想让她跑去给人看病,她没那么听话。

????一般来说,大干部并没有使唤过她,真找她的话一般会去县医院,然后让人请她过去。

????只有一些不上不下的干部,实际没那么重要,却把自己看得比泰山还重,对林菀就很不客气,颐指气使要求她□□。

????对于这种人嘛,林菀有的是借口搪塞他们。最后,他们若是真想看病,还是要乖乖来到县医院。

????现在这陈志刚背后的人,估计不简单,否则不会开着吉普车大老远从省里过来。

????如果病人不方便,而且真的是急需救命,她愿意施以援手,如果是摆谱,那对不住了。

????省里什么大夫没有啊?省人民医院,省军区医院,怎么也轮不到她吧?

????所以林菀乍一判断,就先带上了怀疑。

????陈志刚犹豫了一下,道:“病人的确不便,腿脚不能行动。”他看了看旁边的陆正霆,又对林菀道:“听说林大夫治好了陆文书的腿,可是真的?”

????林菀摇头,“不算全治好,主要是我爱人的腿没有全部坏死,内外因发力,就得到了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