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云 作品

第一百十四回 故土难离(一)

????第一百十四回 故土难离(一)????????????????????????????第一百十四回 故土难离(一)

????庞大的运输舰队在海上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古里的民众何时见过这么巨大的运输舰,从远处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山在移动,欢呼声,尖叫声此起彼落,情绪陷入痴狂状态。

????啊---热气球!不对,不像热气球,像一条鱼在空中飞行,时快时慢,变换着不同的方向,看得老百姓顶礼膜拜,看得联合舰队的官兵目瞪口呆,这是什么?这是王督说的飞机吗?

????众人带着疑惑的表情齐齐看向王景弘,搞得王景弘以为自己的裤子没扣好,郁闷无比。

????王景弘:“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肯定不是飞机,我想象的飞机应该有翅膀,这个没有,但又不是热气球,我想……或者将他叫做飞艇更加合适,等他们上岸后问问不就知道了,没必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哥只是一个传说。”

????说完摆出一个后世星爷的标准姿势,顺便眨了一下右眼,哇,当场倒下一片。

????古里的码头虽然经过紧急扩建,还是远远满足不了要求,不要说接近三万吨的运输舰,就是超过5000吨的战船都靠不了岸,只能停在海面通过两三千吨的战船接驳,这时代的战船没有后世的吃水深,建造码头相对简单一点,但王景弘的想法不一样,按照现在的科技发展速度,不用等太久,铁甲船就会出现在海洋中,以期到时再改建,不如未雨绸缪,所有在规划的时候特别强调了这一点,得到了大部分专家的支持,他们都知道明帝国的铁甲船已经在沿海试航,这一天不会太久。

????第一批上岸的是陆军合成营,一共10个合成营大约7000名官兵,他们上岸后列队向联合舰队指挥部成员和龙芳省政府机构成员敬礼,然后在引导员的引导下,前往各自的兵营。

????这批部队是最早接受整编,在蒙元势力即将被逐出华夏的时候,提前抽调到海边进行适应性训练的合成营,一共是20个合成营,这次随运输舰远征,全部归联合舰队指挥,兰芳省和牙芳省留下2个合成营,其余六个海外省各留下一个合成营,最后10个合成营来到了古里,他们的任务不是进行战斗,而是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军事基地建设和支援地方的经济建设上,这时代想打仗你起码得找到对手啊,这样的对手去哪里找!

????迎接他们挑战的不是训练,也不是战斗,而是文化学习,这些官兵虽然参加了学习班,毕竟战事紧张,用于学习的时间相对不是太多,学习难度也不是特别的大,现在好了,这帮老师又有虐待对象了,一个个流露出无比向往的猥琐表情,看得合成营官兵心里一阵恶寒。

????接着上岸的是由吏部侍郎率领的代表团以及加入龙芳省政府机构的官员和工作人员,还有各方面的专家,大家都是熟人,除了见面时必要的礼仪后,进入随便寒暄模式,嬉戏笑闹各自言欢。

????看王景弘心不在马(焉的)四处张望,吏部侍郎打趣道:“不用看了,没有你梦中想见的人,也没有具体的礼物和口信,但欣姐的决定足够亮瞎你们的钛合金狗眼,要知道在京城,因为欣姐的这个决定,催生了一个新的行业---捡钛合金眼镜的行业。”

????众人哄堂大笑,秦归一脸懵逼:欣姐?那个欣姐?钛合金眼镜是什么样子?

????想不明白,只好忘了廉耻放下老脸,走到吏部侍郎面前拉着他的手:“大哥,你能不能给我解释解释什么是钛合金眼镜?还有谁是欣姐?好不好,好不好嘛。”

????看着这个身材出众---出众得矮小,圆鼓鼓一脸富贵像的土着,吏部侍郎正准备不理他,突然想起王景弘送回的报告里,有关古里国王的介绍,吓了一跳,这个可是世上少有的金主啊,可得罪不起,搞好关系,说不定那天土豪一高兴,送个10吨8吨黄金给自己也未可知,想到这里,赶紧放下身段,满脸笑容的握住秦归的手:“看你骨骼清奇,满面红光一脸富贵,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皇族后代,人称智勇双全富可敌国,大名鼎鼎的秦归秦先生,久仰久仰。”

????又是一脸懵逼,我们家族都一千多年没有抛头露面了,何来的大名鼎鼎,虽然小有财富,但大部分不是贡献给明帝国了嘛,不明白,真的不明白,算了,管他呢。

????秦归:“我就是秦归,先生可不敢当。”

????吏部侍郎:“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王督在给皇上和内阁的报告里有详细的介绍,你现在是明帝国的超级网红(这个名词也不知道王景弘是怎么自圆其说的),比王督拥有更大的粉丝群(有很多来自后世的名词,王景弘到最后懒得解释,爱怎么理解就这么理解),而且全部都是铁粉,区区在下我,就是其中的铁粉之一。”

????原来如比,搞得秦归有点飘飘然,怪不好意思的:“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我就是一个非常普通非常普通的人,千万不要相信王督的夸大之词。”

????花花轿子众人台,其他的人一听是秦归这个超级土豪,全都围了过来,你一句我一句,拍得秦归受用无比,无酒自醉,心想:早知道这样,应该早点回归才是,不过现在也不迟,到时候,一条大街都是铁粉,而且一个个貌美如花青春少艾,唉,要是那些铁粉为了爱愿意以身相许,我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还是接受,这是一